<tbody id="ix6lb"><div id="ix6lb"></div></tbody>

      1. <bdo id="ix6lb"></bdo><bdo id="ix6lb"></bdo>

        <tbody id="ix6lb"></tbody>
             

            AS9100航空質量體系

            軍工產品標準

            高品質CNC產品加工

            美國標準材料

            多品種小批量加工

            ??全方位一站式加工服務

            專業 CNC 機加工廠?

            Professional CNC Machining Manufacturer

             
            Who we are?

            MY LUBG logo

            ??  Mylung Metal Manufacturing 

            ????????????????龍騰美業金屬制品有限公司
            宏觀形勢:“硬科技”對撞時代即將來臨 “中國制造”將揚帆起航
            來源:e制造 | 作者:mylungmachining | 發布時間: 2016-12-24 | 910 次瀏覽 | 分享到:
            在人類社會發展歷程中,制造業是最能帶動一個國家經濟保值增量的引擎。




                在人類社會發展歷程中,制造業是最能帶動一個國家經濟保值增量的引擎。

                  英國是歷史上最早被稱為“世界工廠”的國家,19世紀后期到20世紀中葉,美國取代了英國,成為世界制造業中心。二戰以后,日德逐漸崛起,甚至超越美國成為某些領域的世界制造中心。在20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日本和德國又將低端制造業轉移到香港、臺灣、新加坡、韓國,造就了“亞洲四小龍”的發展傳奇。20世紀90年代,改革開放把中國主推成新的制造業投資洼地,廉價勞動力和其他廉價的生產要素成本成就了中國幾十年的“世界工廠”和經濟騰飛。


                  近十多年來,“MADE IN CHINA”遍及世界,“世界工廠”的桂冠被送給了中國,美國蘋果、通用公司、本田、索尼、三星等世界知名企業紛紛在華投資建廠,從東南沿海擴散到整個內地,誕生了諸如富士康那樣的世界級代加工企業。制造業需要大量的勞動力支撐,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世界工廠”的制造車間解決了中國大量的人口就業,一定程度上拉動了經濟的穩定快速增長。


                  然而,單純依靠勞動要素來謀取剩余價值,是最愚笨且最不劃算的買賣。不爭的事實是,我國制造企業大多只能賺取較低的“辛苦錢”,大部分利潤掌握在發達國家的企業手中。而代加工、粗放式的發展模式,不僅讓我國制造業長期在“微笑曲線”上占據底端低附加值部分,很大程度上也給環境帶來了極大壓力。


                  最為尷尬的處境是:“MADE IN CHINA”曾一度被冠以“山寨”和仿冒偽劣的代名詞。


                  東南沿海地區,也是中國制造產業最為集中和發達的地區,很多世界知名品牌都在此有代加工點。2016年初,全球十大鞋業制造商之一的九興控股旗下工廠東莞興昂鞋業宣布停產,并將產能向東南亞國家轉移。有媒體梳理發現,東莞興昂鞋業并非個例,此前已有不少制造企業將工廠外遷成本相對更低的國家和地區。對此,有不少民眾頗為惋惜,甚至還有輿論開始唱衰中國經濟,認為我國制造業已然優勢不再,陣地失守。


                  事實上,隨著地價和稅收等生產要素成本的走高,加上工業4.0的興盛,中國制造業一枝獨秀的時代的確已經過去。牛津經濟研究院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稱,中國制造業在單位勞動力成本(勞動總報酬/總產出,或平均勞動報酬/勞動生產率)方面,對美國的優勢正在縮減。而美國制造處于全球生產鏈條的中高端,仍有80%到90%的優勢,其產品的市場附加值也大大超過中國制造。


                  美國當局敏銳地洞察到了這一點,奧巴馬政府屢次高唱 “把就業和制造業帶回美國”, 鼓勵美國私人企業和資本投資美國基礎建設,重振美國制造業,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新晉美國總統特朗普關于促進美國制造業回歸的態度和政策更為強硬,他指責中國和墨西哥人偷走了美國人700萬個工作機會,而廣大藍領工人卻因為低端制造業轉移而被亞洲的廉價勞動力搶走了飯碗。特朗普在競選中一次次放出狠話——直指中國,承諾未來政策將支持“購買美國產品”“雇傭美國人”、強制要求蘋果將硬件制造產業遷回美國,對不肯回遷美國的制造業施以重稅。


                  美國當政者正在積極奪回“世界工廠”的洗牌權,與之相照應的現象不僅僅是外企資本的退出,很多中國的資本也開始頻頻向海外投資布局。2016年10月,福耀玻璃在美國投資的莫瑞恩工廠開始投產,這家工廠的原址曾是通用汽車的工廠,因2008年金融危機倒閉,后被福耀買下,該廠是世界上制造汽車玻璃最大的單體工廠。福耀集團董事長曹德旺表示,已經計劃花10億美金去美國建廠,繼續做汽車玻璃。


                  中國正從“世界工廠”向“世界投資人”轉變。有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企業在美投資超500億美元,其中中國企業直接赴美投資超過150億美元,同比增長30%。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國企業2016年上半年在美投資近290億美元,打破歷史記錄,中國對外投資總額的1/3流向了美國;在這些大筆流向美國的資金中,有我們所熟知的海爾54億收購通用電氣,以及聯想、中投、雙匯、中石化、復星、萬向、樂視等能源及制造業企業身影。


                  從全球生產要素流動風向和規律看,未來,中國或將失去“世界工廠”的地位,但這也意味著,中國經濟在全球化產業鏈中的位置發生了質的變化。有專家分析稱,中國制造對美國優勢的丟失,并不全是壞事。它反映出了中國制造本身的結構優化、產業轉型、產品升級正在如火如荼地展開,爭取更大的發展空間;同時正迫使中國制造下定盡快突圍的決心,馬不停蹄地奮起直追,改變中國制造固有的形象,用我們的智慧與能力,力推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快速轉身。


                  2015年,馬里蘭大學商學院丁曼創業中心常務董事伊蘭娜?法恩在《華盛頓郵報》發表文章稱,中國正在迅速改變,已不再只有血汗工廠的廉價勞動力,不再只是一個只會復制的“世界工廠”,技術和創新正在逐漸引導這個國家走向新的高峰。越來越多的外國創業者逐漸意識到了這一點。中國經濟仍在發展,增長的空間是無限的,機遇也是無限的。


                  法恩還認為,對創業者來說,中國是個很合適的地方,“認為中國只會抄襲外國的創新技術的看法已經過時。譬如在中關村科技園,我們看到了3D印刷、電子、綠色能源和醫療保健方面的技術創新,但也清楚發現中國需要人才來把這些先進技術帶入市場”。


                  中國正處在經濟大轉型時期, 2015年,李克強總理公布了《中國制造2025》國家戰略,其中明確指出,未來十年,中國要從制造業大國變成制造業強國,到2025年邁入制造業強國隊列,要走創新驅動、質量為先、綠色發展、結構優化的新道路,將“提高國家制造業創新能力”作為首要戰略任務和重點。


                  新華社評論認為,中國人口超過13億,市場蘊含的消費潛力巨大,要實現從制造業大國向制造業強國轉變的戰略規劃,就必須轉型升級,走創新驅動發展的道路。在風口上,中國的互聯網產業、人工智能產業、機器人產業、高端裝備制造業等都是隨時可能起飛的“金豬”。


                  有外媒也曾分析指出,中國的新戰略《中國制造2025》將極大地威脅到西方工業國家的地位:中國的目標是先更新生產設備,然后爭取成為“高科技大國”,其目標是最終以中國技術取代西方技術。


                  關于未來“中國制造的出路”,曹德旺的回答是“提高產品附加值、轉變產業發展方式”,他認為這二者是“中國制造”的后勁兒,也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意圖所在。曹德旺還表示,當前,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汽車、互聯網與制造業的融合,創新已經方興未艾,其發展潛力和影響力不可估量。


                  然而,當前中國的創新已經不再是商業模式和概念化的創新,而是在實體經濟和“中國智造”上的高屋建瓴。前幾年,中國的互聯網經濟因數據和人口的優勢占據了很大的市場份額,眾多互聯網企業爭相分食紅利, “互聯網+X”在一段時間以來,確實給中國經濟帶來了可觀的增值。然而,隨著2015年所謂資本寒冬的到來,很多O2O公司瀕臨倒閉,網絡經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瓶頸期。投資家們深刻感觸到了這個痛點,轉而青睞于“來錢慢”但“后勁足”的科技領域,國內外資本也紛紛向人工智能、航空航天、芯片制造、大數據等行業匯聚,發展實體經濟的舉動已經越來越明顯。宗慶后就鮮明地闡述過如下的觀點。


                  “我感覺中央現在主要抓兩件事,一個是強軍,省得我們被外國人欺負;第二是發展經濟,實現全民小康。這兩個問題我認為都要靠實體經濟來解決,特別是靠制造業來解決,如果我們光是靠GDP,以前我們GDP占了全世界30%以上,但那時候GDP靠的是絲綢、瓷器、茶葉,沒有洋槍洋炮,人家八國聯軍來了三萬多人就把清朝打的落花流水,所以沒有實體經濟,沒有制造業的強大,富民強國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必須大力發展實體經濟,特別是高端制造業?!?/span>


                  2015年,麥肯錫發布了一個關于中國創新的報告,指出最重要的兩個創新,工程技術型創新和科技研究型創新,中國非常匱乏,也是中國未來三十年亟待填補的短板。對此,中科創星創始合伙人米磊就認為,科技創業是未來30年中國經濟發展的主旋律,科技創新已是經濟大轉型時代的客觀需要 。為此,他提出了“硬科技”的概念——以人工智能、基因技術、航空航天、腦科學、光子芯片、新材料等為代表的高精尖科技。區別于由互聯網模式創新構成的虛擬世界,屬于由科技創新構成的物理世界。米磊闡釋說:“硬科技是需要長期研發投入、持續積累才能形成的原創技術。具有極高技術門檻和技術壁壘,難以被復制和模仿。是對人類經濟社會產生深遠而廣泛影響的革命性技術,是推動世界進步的動力和源泉?!?/span>


                  《中國制造2025》和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與米磊關于“硬科技創新創業”的理念不謀而合。米磊預言:未來,中國和美國不僅僅是制造業強國之爭,中美“硬科技”大戰也即將爆發。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重點強調要“著力振興實體經濟”,米磊分析認為,硬科技將是中國發展實體經濟的最有力抓手,玻璃大王去美國的投資現象已經給了中國人很大的警示,包括美國此前布局的15個制造業創新中心等等,諸多事實已經足夠說明,中美兩國在制造業和硬科技的過招對抗愈演愈烈,除了政府的宏觀導向之外,還應該引起民間資本的重視。


                  “目前,以人工智能和工業4.0為代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即將到來,人類世界將在未來30年從信息化時代進入到智能化時代,這對于中國來說是非常大的機遇,如果能搶灘此次工業革命,中國定能實現重返世界之顛,趕英超美成為世界第一強國。而21世紀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事情,將是中國重新成為世界第一?!?米磊說。

            yiujizzzcom中国熟妇|久热久热aV在线青青|天天鲁夜夜啪视频在线

              <tbody id="ix6lb"><div id="ix6lb"></div></tbody>

              1. <bdo id="ix6lb"></bdo><bdo id="ix6lb"></bdo>

                <tbody id="ix6lb"></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