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ix6lb"><div id="ix6lb"></div></tbody>

      1. <bdo id="ix6lb"></bdo><bdo id="ix6lb"></bdo>

        <tbody id="ix6lb"></tbody>
             

            AS9100航空質量體系

            軍工產品標準

            高品質CNC產品加工

            美國標準材料

            多品種小批量加工

            ??全方位一站式加工服務

            專業 CNC 機加工廠?

            Professional CNC Machining Manufacturer

             
            Who we are?

            MY LUBG logo

            ??  Mylung Metal Manufacturing 

            ????????????????龍騰美業金屬制品有限公司
            形勢前瞻:10年內,如果制造業沒了, 中國人在國際上還有什么地位?
            來源:e制造 | 作者:mylungmachining | 發布時間: 2016-12-03 | 865 次瀏覽 | 分享到:
            未來30年,中國最重要的機遇是什么?我們認為是制造業的科技升級。但真正讓制造業科技升級的并不是如何造,而是造什么,是如何跟世界最先進的科技研發來對接。
            真正對社會經濟實力的推動,不來自于科研本身,而來自于對于科研的高效轉化。美國的科技轉化才是它經濟實力的真正表現。


            ? 未來30年,中國最重要的機遇是什么?我們認為是制造業的科技升級。但真正讓制造業科技升級的并不是如何造,而是造什么,是如何跟世界最先進的科技研發來對接。


            ? 現在是一個縱向整合的時代。你并非必須得自己擁有專利,才能生產產品,才能打市場。專利、產品、市場這三部分是可分離的。


            ? 真正對社會經濟實力的推動,不來自于科研本身,而來自于對于科研的高效轉化。美國的科技轉化才是它經濟實力的真正表現。


            ? 幸運其實是最難的,因為概率極低,也就是說你想用守株待兔的方式去吃飽飯,這是不現實的。


            ? 大規模的開放的復雜產品的制造,全世界你只能找中國。


            ? 全球的創新正處在變革的時點上,向世界最牛的人學習,然后超越他,你就可以成為世界最牛。



            1

            未來30年,中國最重要的機遇是這個




                未來30年,中國最重要的機遇是什么?我們認為是制造業的科技升級。這個話題從政府到民間談了很多年,但一直沒有解決,我們認為我們找到了最重要的解決辦法。

             

                科技升級的源頭是什么?政府也在講“智能制造”,但我們認為這里有個小偏差——真正讓制造業科技升級的并不是如何造,而是造什么,是如何跟世界最先進的科技研發來對接。你去看世界最先進的企業,比如蘋果公司,它并不是說自己的制造多么領先,因為它干脆把制造業甩給了中國的富士康,但它有最先進的研發能力,它能夠造出蘋果來。

             

                美國人其實也在反思這一點,就是如果我把太多的制造甩到國外,會不會喪失很多新機會?尤其是從整個手機產業來看,雖然說蘋果獲利盛豐,但因為蘋果和富士康的合作,造成中國手機制造能力非常強,同時也就培養出了中國的小米和一系列中國的國產品牌手機,我想這和中國強大的制造能力是相關的。擁有強大的制造能力就有機會創造出新的品牌,來獲取更高的市場價值。


            2

            究竟是誰掌握著制造業產業最豐厚的利潤?




                這里面需要澄清一個誤解:

             

                我們中國人經常有一個說法是必須要掌握最先進的科技,否則就只能淪為來料加工的加工企業。但實際上,你如果看一個產業的利潤,它是分成三層次:




                第一個層次,制造業利潤。這部分利潤確實不強,富士康給蘋果做代工的利潤也遠談不上豐厚;

             

                第二個層次,誰擁有專利。專利擁有者可以收專利授權費和技術支持費,但如果說它沒有產品的話,往往專利授權費是非常低的。

             

                第三個層次,你不擁有專利,但你可以做出好產品。比如iPhone 之前最成功的案例是iPod,iPod蘋果當時找到了一個市場切入點,就是說MP3這樣的音樂播放器應該能夠容納你所有的曲庫,而不應該只存10首歌,所以喬布斯決定要重新再造一個音樂播放器,就是這個iPod,但iPod的技術并不是喬布斯,而是東芝的。也就是說,他產品的核心材料并不是自己的,但因為他擁有強大的市場控制能力,所以說它能夠做到獨家銷售,而且反過來在自己經營成熟以后把這個專利收購掉。

             

                這就說明了雖然制造業利潤不豐厚,但是掌握了制造業很容易形成自己的產品和品牌,而銷售產品和品牌往往是利潤最大的一塊,且產品、品牌背后的科技往往并不來自于這家公司,這就是全球協作很顯著的特點。

             

                中國擁有強大的市場能力和用戶理解能力的企業,暫時缺乏科研能力的企業。我們其實可以用這種知識產權轉讓授權的辦法來獲得最先進的科技,到最后我們的利潤是一點都不差的。反過來,如果只擁有最先進的科技授權,不能形成自己的產品,利潤是有問題的。

             

                比如大家最近在反復討論孫正義收購了著名的手機芯片方案公司ARM 。未來的計算基本上都是移動計算,所以ARM結構的芯片未來會是主流,但ARM自己本身并不生產芯片,而像intel這樣生產芯片的現在也在開始生產ARM架構的芯片了,也就是說,ARM只能收到授權費,雖然說它被孫正義收購,但是實際上它的收入利潤并不大,和intel這樣的巨無霸比起來,其實要小很多。

             

                我們希望大家理解的一個很核心的話題是,就是一個產業里面的幾個部分是可分離的。現在是一個縱向整合的時代。你并非必須得自己擁有專利,才能生產產品,才能打市場。專利、產品、市場這三部分是分離的。中國擁有生產能力以及市場能力,尤其我們的制造以優質、低價著稱,所以我們很容易延伸到市場部分,樹立自己的品牌。一旦我們取得市場優勢,我們是可以反向控制前端的這些科技。


            3

            美國真正的經濟實力究竟是什么?




                說了這么多,如何去控制前端科技呢?是有很多學問的。

             

                中國企業有一個很大的誤解,以為這些科技是在高校里,但實際上遠不那么簡單。因為如果科研有突破的話,但沒有產品轉化,沒有在社會上的應用,實際上對社會是沒有貢獻的。

             

                真正對社會經濟實力的推動,不來自于科研本身,而來自于對于科研的高效轉化。這就是為什么中國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開始在呼吁說美國的科技轉化是它的經濟實力的真正表現,而并不完全體現在它的高校實力上,更多地體現在它有上萬家企業(非常小、500人左右)——


                他們有非常牛的CEO來帶領,從高校拿到先進的知識產權,同時有風險投資和其他資金的注入,甚至要花5-8年的時間,花上千萬美金的投入才能轉化1個科研的成果,把科研成果轉化為產品投放到市場。

             

                這樣形成了整個生態當中完整的鏈條:

             

                學術界偏科研,企業界偏生產,研發這個工作由一堆小公司來完成,這是被全球認為最高效的研發方法。這個起源就是1980年的拜杜法案,拜杜法案明確了知識產權的歸屬,小公司可以從高校獲得他們想要的知識產權,從而造成了美國科技的井噴。


            4

            美國的科技創新就是“硅谷”嗎?






               今天我們還有一個誤解——我們認為美國的科技創新就是硅谷。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原來所謂新聞媒體講的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硅谷絕大多數便是和中國類似的
            模式創新。



            ▲ 硅谷的夜

             

                模式創新的特點一定是一個初出茅廬、名不見經傳的小伙子,在某一天突發奇想,想到一個什么主意,也沒有太多的科技壁壘,但是這個人比別人早一點想到,然后他說動了某個知名的風險投資人投了他錢,迅速的把業務搭建起來,然后業務在群眾當中得到了效益,滾了雪球,很快這個公司就變成了下一個巨無霸企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facebook,扎克伯格2004年在大學宿舍里面成立,然后到了2012年上市的時候,8年時間公司市值從零漲到1000億美金。

             

                這個公司人人都喜歡,因為人人都會想,其實我和扎克伯格差的不遠,他不過就是一個大一的學生,也沒有多么高深的學歷,他的計算機水平也談不上是頂尖高手,他用的科技也是周圍人人都可以掌握的,但是他就創造了奇跡。

             

                簡而言之,也就是說,當你看到你的鄰居花了2塊錢買彩票中了大獎,你也會有買彩票的沖動,因為你覺得所有的流程里面都是你能夠做的,只不過你的鄰居比你更幸運而已,但是我們忽略了一點——幸運其實是最難的,因為概率極低,也就是說你想用守株待兔的方式去吃飽飯,這個其實是不現實的。

             

                真正我們需要研究的,并不是被媒體廣泛報告的個案,而是看整個全球創新的主流是用什么模式來創造的。


            5

            全球創新的主流——非90后



             

                我們發現,全球創新的主流并非我們喜聞樂道的硅谷模式——所謂模式創新,名不見經傳的人一夜暴富的例子,而更多是那些已經在企業經營方面積累了幾十年的經驗,這之前有過若干次成功經歷的創業者,遠不是我們中國人說的90后。

             

                他們依托于高校,從科研能力全球最強的教授那里拿到知識產權的支持——我們把它叫做“雙長制”,有一個特別棒的CEO,往往歲數很大,有一個非常牛的科學家,往往歲數很年輕,因為科學家做出成果的年齡是很年輕的。這兩者結合形成一個公司,通過5-8年的努力把科研成果轉化成實際可推向社會的一個產品,這個產品推動了社會進步,這個公司也借著這個新產品實現了爆發性地增長。

             

                這樣的公司有一個特點,就像我們常說的“知了”。知了這種動物在地下潛伏7年。它在地下的時候,沒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一旦時機成熟,從地下爬出來脫殼蛻變成一只知了爬到樹梢高聲鳴叫,然后所有人都能夠聽到它的聲音,這個很像現在的科技企業。它在研發期里面不做宣傳、廣告,沒有任何收入利潤,你基本上很難捕捉它的經營行為,你會認為它根本不存在,但實際上當他的研發一旦得到突破,產品推向市場,它就會迅速占領市場,甚至形成新的壟斷,這時候你會突然發現又有一個大企業冒出來,怎么冒得那么迅速,其實因為我們忽略了他前面在地下的艱苦卓絕的研發期。


            6

            大規模的開放的復雜產品的制造

            全世界你只能找中國



             

                因此,我們在面臨一個很大的挑戰。全球科技創新的帶動者,從過去我們認為的跨國企業轉化成了這樣的所謂研發轉化性、科技轉化性的小企業。它不是那種模式創新性的企業,而且同時它也沒有太多的宣傳廣告,所以我們在它沒有把產品推出來之前,我們很難認識到它,很難捕捉到它的存在。一旦它把產品推出來之后,它往往就迅速成長,這時候你要再跟他合作,其實就很困難了。也就是說,這時候你要再合作,就又變成一個很低廉的制造,因為它的產品已經推出來,它就不會跟你做更深度的合作。

             

                對中國企業來說,我認為現在面臨一個分水嶺。一方面,全球創新結構的變化,我們把它叫做基于小企業的、基于科技轉化型的開放式創新——積木式創新,基于全球這種積木式創新的風潮之下,中國制造業的基礎優勢正在凸顯。大規模的、開放的、復雜產品的制造,這三條同時都具備的,在全世界只有中國。

             

                大規模地開放制造,比如說制造一些塑料制品,印度也會。大規模的復雜產品的制造很多跨國公司(西門子、東芝)都會,一些開放的復雜產品的制造,美國有很多小手工作坊也能夠做出來 ,但大規模的開放的復雜產品的制造,全世界你只能找中國,所以為什么現在美國很多創新者也在不斷地往中國跑,就是因為中國的能力是獨步世界的。


            7

            中國企業的巨大商業機會在這里





             



                另外一方面,我們面臨的下一個挑戰是什么?創新,你光有制造是不夠的,制造是一種防守的事態。因為新產品不斷地推出,你必須要用創新不斷地進攻,中國如果缺乏進攻能力的話,我們現有的地盤就會不斷地萎縮,最后喪失掉。

             

                所以我們要掌握創新的能力,但是掌握創新能力的途徑很關鍵。一方面我們不能再像世界500強學習了,因為世界500強也不具備世界最先進的科技了,他也是更多的靠并購來完成掌握先進科技的過程。

             

                另一方面,我們太過分地強調自主創新。我們必須要對現實局面有一個客觀地評估,完全依賴于自己的創新實力并不能夠升級各個行業。講自主創新到底對不對?我認為是對的,但有一個理解問題,就是不能把自主創新理解成手段,而要理解成一個目標,就是我不管用什么手段,最后我要達到自主創新。

             

                達到自主創新不是要求今天就“自主”。30年前,喊中國要形成制造能力,我們也要有自主的制造能力,就像我們今天具備的一樣,但如果當時我們要求說不能跟外國人學制造,只能自主地去搞,提升自己的制造能力,我們一定沒有今天。

             

                所以我認為自主創新是目標,而不是手段,自主創新不是今天就立刻能夠達到的,我們通過和最前沿的創新企業合作,學了他的本事再超越他,青出于藍勝于藍。

             

                如何能夠實現最終在30年之內實現自主創新能力的全球第一,我覺得就是要認對師傅。

             

                那些優秀的CEO,從高校里面拿出科技進行轉化的小公司,他們是最新的創新浪潮。這需要我們中國人有足夠的敏銳,因為這些公司在自己的領域里有影響力和地位,但是它不會對公眾去宣傳,你很難找到它,不是你跑個硅谷、去參加個路演就能夠見到的。

             

                這就需要我們各個產業的專家和國外的專家、精英有更深度的交流,融入他社交的圈子,以及它的體系當中,你才能挖掘出來。

             

                同時,我們也有巨大的機會。這些公司本身規模很小,希望和中國合作來提升自己的市場能力、制造能力,甚至資金實力。你甚至可以成為他的二股東,跟他做授權,利用他的專利生產我們的產品,貼我們的品牌,形成我們的科技優勢,這中間有巨大的商業機會。

             

                總之,全球的創新正處在變革的時點上,向世界最牛的人學習,然后超越他,你就可以成為世界最牛。


            8

            中美雙方信用系統不一致,就沒法對接



             

               問:美國人跑到中國來尋求合作,主要集中于哪些地域和產業?遇到的困難是什么?

             

                王煜全:主要是電子。因為中國電子制造能力最強,而且被訓練的開源地能力最強,即我來代你生產加工的能力強,OEM能力最強。集中的區域就是廣東東莞、深圳等地。

             

                他們跑到中國,遭遇的主要問題就是“軟”的問題。比如,老外帶著先進技術過來跟你合作,大部分是小公司,所以他第一個問你,如何保護我的知識產權?我可以跟你合作,我想讓你幫我生產,你能夠幫我降低成本,你能夠幫我打市場,非常非常好,但你怎么保證我的利益?尤其是知識產權。中國人就會說我有市場,我能投資,我能幫你制造,但你怎么保護我的知識產權?答非所問。

             

                總之,雙方的信用系統不一致,那就沒法對接,因為商業的本質就是信用。

             

                再舉個例子,老美經常問中國企業,我有這么個產品你能做嗎?中國人說能做,先付訂金吧,付完訂金,卻好幾個月做不出來,而且錢肯定是不退的。錢還是小事兒,你耽誤他時間了。他是一個研發型的,他在和時間賽跑,你卻耽誤了他一年。中國人有沒有先找技術人員,好好評估這個項目是否確實能做?沒有。

             

                中國人很多人根本沒規則,咱們談著看吧,到最后一分鐘了,簽了字了,只要投資款沒到還會反悔,這對老外來說簡直不可思議。

             

                不過,中國人也不是沒信用,中國人互相有一套自己的信用體系,我們都天天都在跟自己信任的人打交道,中國這么大一個經濟體,完全沒有內部信用能轉起來嗎?不可能。但關鍵是兩個問題,一是中國的信用能不能被人家接受,你的內部信用能不能轉化成他也認為這個事兒能合作?

             

                第二,我們確實有一些需要改變的地方。中國人的玩法,確實有一些要調整成全球都接受的。

             

                中國現在也有很多企業家在思考如何科技升級,因為企業家最大的特點就是他總是會走在時代的焦慮前面,他總會去思考我下一步要怎么走,因為你不思考會死掉。很多企業家跟我們交流,就會覺得特別有共鳴,比如說和高校直接對接做轉化,行不行?事實上,和高校對接做轉化絕大多數失敗了。所以這條路是走不通的。

             

                因此,做好中國和全球科技項目之間的信用傳遞,是我們團隊最想做的事兒。


            9

            十年內,如果制造業沒了,

            中國人在國際上還有什么地位?



             

                先進創造在美國是個大趨勢,但它的目標和中國的先進制造是不同的。中國的先進制造講流程,提升效率。美國先進制造講的就是替代中國——我的制造能不能在本土完成,不需要中國了?

             

                比如,車庫創業只能編軟件、做程序,或者是調試一兩個儀器,它沒法量產,量產得要工廠。但未來車庫創業就可以量產,小裝配機器人就這么點,3D打印就可以把零件全部打出來,完全可以在一個作坊里完成量產。

             

                也就是說,我們今天理解的工廠只是這個時代的特點,最早美國的工廠就設在大樓里,后來搬出來,是因為工廠要機械設備,要有一塊地。但未來,你會發現工廠會慢慢回到大樓里。

             

                美國的創新企業需要制造這塊板,這塊板現在只能找中國,但找中國對接的又不太順,我就可以自己搞,自己搞有巨大利益。未來10年,如果中國不跟他對接上,人家自己搞成了,就自己干了。

             

                十年內,如果制造業沒了,你猜中國人在國際上還有什么地位?

            yiujizzzcom中国熟妇|久热久热aV在线青青|天天鲁夜夜啪视频在线

              <tbody id="ix6lb"><div id="ix6lb"></div></tbody>

              1. <bdo id="ix6lb"></bdo><bdo id="ix6lb"></bdo>

                <tbody id="ix6lb"></tbody>